当前位置:首页 > 书库 > 霸道鬼夫别缠我

霸道鬼夫别缠我

来源:微小宝????主角:舒浅、容祁

小说简介:

  因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结了冥婚。 那鬼夫俊美无双,却也霸道无耻,将我吃干抹净后,竟还对我说:“本公子活着的时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心思?” 我坚决抵抗,那男鬼无奈,只得许诺不再碰我。 我以为我终于安全了,不想某一天,那男鬼突然再次将我压在身下。 “你干什么?你说过不碰我的!” “我是

微信阅读

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
关注微信公众号:奇迹小说
回复:霸道鬼夫别缠我 阅读全文

精彩章节试读

  “娘子,我们洞房吧。”

  眼前的男人,一身红色喜袍,身形修长,宽肩窄腰,皮肤白皙,脸上每一个五官,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,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。

  面对如此俊美的人,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。

  这是哪?

  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?

  洞房?

  什么洞房?

 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!

 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,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,竟然动弹不得。

  这时,那穿着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弯。

  “好了,春宵一刻值千金,娘子,我们可别浪费了。”

 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。

  整个人,坠入一片黑暗之中……

  冷。

  好冷。

  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中。

  迷迷糊糊之间,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。

  “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?”

  那声音低沉悦耳,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。

  谁?

 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?

  我挣扎地想要睁眼,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,动弹不得。

  “模样虽说不上好看,但还勉强吃得下口,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。”

  那声音再次响起,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,我来不及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,唇上突然一冷。

  那感觉,好像凉凉的果冻。

  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,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。

  不想随着我张嘴,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,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。

  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,轻轻划过我的舌尖,我虽在睡梦之中,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,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。

  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方,耳边传来一阵轻笑。

  “真是敏感。”

  蓦地,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。

  那感觉,好像是一只手。

  这下子,虽在睡梦之中,我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。

 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,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,感到我的挣扎之后,更有力地禁锢住我。

  我一下子动弹不得。

  紧接着,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。

  与此同时,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,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。

  说来也奇怪,明明无论是唇上的那个吻还是我腰间的手,都是冰冷的,可我却感觉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……

  “唔……”

  我经受不住,微微呻银了一声。

  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滞。

  下一秒,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,仿佛冰冷的火焰将我灼烧。

  夜,无比漫长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那掠夺才终于结束。

  我气喘吁吁之际,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,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“等处理完容家的事,再好好收拾你。”

  话落,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。

  “啊!”

  我尖叫一声,从床上跃起。

  白灯亮得晃眼,眼前是熟悉的宿舍。

  “浅浅,你怎么了?”

 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,我转过头,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。

  我愣了好几秒种,才反应过来。

  原来是做梦……

 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,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?

  舒浅啊舒浅,你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!

 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,抬头对罗晗笑道:“没事,就是做了个噩梦,吓到你了?”

  罗晗点点头,不疑有它。

  我下床准备洗漱,可人刚站起来,差点一个不稳,直接摔到地上。

  双腿之间,一阵剧痛传来,疼得我跌坐回床上。

  我失神。

  我这是怎么了?

  不就是一个梦吗?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,现实里也会疼?

  怎么可能?

  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,可棉被刚掀开,我就呆住了。

  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,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。

  “来大姨妈了?”罗晗也看见了血迹,随口道。

  我怔在原地,没有答话。

  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,怎么会突然又来?

  还有双腿间的疼痛……

  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,罗晗的声音又响起:“浅浅,你动作快点,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,迟到可是要扣分的。”

 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。

  “什么?这都几点了?”

  “都八点半了。”

  “Shit!”

  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,火速地冲进厕所,梳洗完毕,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。

 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,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。

 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,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“怎么回事?都不上课了啊?”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,不由抱怨。

  “浅浅!罗总!”

 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,我抬头,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,周晓敏,正努力穿过人群,朝我们跑来。

  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,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。

  “晓敏,前面发生了什么?”

 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。

  “邹行……邹行跳楼自杀了!”

 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

 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。

 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,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。

  白色连衣裙,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。

  我脸色一白。

  真的是邹行,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。

  四周的学生,看见邹行的尸体,都惊叫连连,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。

  不得不说,邹行死的很惨。

  骨头全部都断开,软塌塌地趴在地上,十分扭曲,眼珠子都掉了一颗。

  **很快来了,围观的人群被遣散,课也取消了,我、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。

  平日里温馨的寝室,今天少了个人,总觉得阴森森的。

 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,明天上午又没课,她们便准备回家。

  “浅浅,你不回去吗?”看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,晓敏忍不住问。

  我摇摇头。

  “你胆子真大。”她感慨。

  我苦笑。

  我哪里是胆子大,只不过是不想回家罢了。

  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,知道我的难处,道:“浅浅你别担心,我俩就回去一晚,明天就回来了。”

  我点点头。

  ……

  夜晚,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辗转难眠。

  过了好久,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,可迷迷糊糊之中,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——

  咚咚咚。

 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。

 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,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。

  我心里发毛。

  半夜三更,谁会来敲我的门?

  难道是我幻听了?

  咚咚咚。

  这时,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。

  这次我确定了,不是我的错觉。

  “谁在外面?”我大着胆子开口,声音直打颤。

  外面安静了片刻。

  接着,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浅浅,是我,邹行。”



扫码加关注,看书不迷路

最新小说更多>

神都逍遥客

神都逍遥客

都市娱乐

阅读
婚宠成瘾:顾少的落跑甜妻

婚宠成瘾:顾少的落跑甜妻

豪门总裁

阅读
梦里繁花皆是你

梦里繁花皆是你

豪门总裁

阅读
婚情似火:傲娇丑妻哪里逃

婚情似火:傲娇丑妻哪里逃

豪门总裁

阅读
缘不由己:千金复仇记

缘不由己:千金复仇记

豪门总裁

阅读
限时娇妻买一送一

限时娇妻买一送一

现代言情

阅读
闪婚老公请温柔

闪婚老公请温柔

现代言情

阅读
如果绿茶有春天

如果绿茶有春天

现代言情

阅读
爱,在劫难逃

爱,在劫难逃

现代言情

阅读
莫少强撩落魄妻

莫少强撩落魄妻

豪门总裁

阅读


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Copyright ? 2017-2019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闽网文(2016)1036-012号

联系方式:2469175818@qq.com